50221 張勇在阿里的第二次謝幕
  • <ruby id="oioqc"><table id="oioqc"></table></ruby>

  • <label id="oioqc"><pre id="oioqc"><menu id="oioqc"></menu></pre></label>
    <dd id="oioqc"></dd>
  • <samp id="oioqc"></samp>
    服務(wù)熱線(xiàn):400-858-9000 咨詢(xún)/投訴熱線(xiàn):18658148790
    國內專(zhuān)業(yè)的一站式創(chuàng )業(yè)服務(wù)平臺
    張勇在阿里的第二次謝幕
    04/12
    阿里如何變,阿里如何改,自然就要從推翻過(guò)去開(kāi)始,而張勇時(shí)代所留下的那些問(wèn)題,自然就成為了被率先開(kāi)刀的對象。
    本文來(lái)自于微信公眾號“螺旋實(shí)驗室”(ID:spiral_lab),作者:牧歌,編輯:堅果,投融界經(jīng)授權發(fā)布。

    從阿里卸任半年之后,張勇昔日的各項政策正在被全盤(pán)推翻。

    阿里現任董事會(huì )主席蔡崇信近日在接受媒體時(shí)采訪(fǎng)時(shí)表示,“當我們審視內部并反思過(guò)去幾年的情況時(shí),我們發(fā)現自己落后了,因為我們忘記了自己真正的客戶(hù)是誰(shuí)。對于使用我們的應用程序購物的用戶(hù),我們沒(méi)有給他們最好的體驗?!?/span>

    雖然言語(yǔ)中并未直接點(diǎn)名張勇,但也不難看出蔡崇信對于張勇時(shí)代的阿里并不滿(mǎn)意。

    蔡崇信和張勇都是CFO出身,按照接班順序,張勇還是蔡崇信的前任。但是在阿里內部,蔡崇信明顯資歷更老,威望也更高,而他的表態(tài),似乎也能夠代表當前阿里內部的風(fēng)向。

    蔡崇信在采訪(fǎng)時(shí)還表示,阿里近三年士氣低落,但是如果能清楚地向員工傳達方向是什么,那么他們仍舊會(huì )煥發(fā)活力。

    蔡崇信的采訪(fǎng)同時(shí)也得到了馬云的認可,4月10日,馬云在阿里內部發(fā)表千字長(cháng)貼,稱(chēng)“感謝Joe(蔡崇信)的勇氣和擔當”,同時(shí)還表示:“有錯誤不可怕,沒(méi)有人不犯錯,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錯、不認錯、不改錯?!?/span>

    張勇在阿里的第二次謝幕

    在吳泳銘履新阿里CEO之后,重新回歸電商主業(yè),并聚焦于提升用戶(hù)體驗成為了阿里巴巴工作的重點(diǎn)。而與此對應的,則是張勇之前規劃的多項舊政也就此被按下了終止鍵。

    蔡崇信、馬云接連發(fā)聲

    蔡崇信和馬云的接連發(fā)聲,核心主旨都圍繞著(zhù)兩大方向,一是承認過(guò)去幾年阿里確實(shí)存在方向性的錯誤,第二則是繼續鼓勵員工,以喚醒阿里目前低迷的士氣。

    在張勇卸任半年之后,阿里過(guò)去幾年的低谷期終于在內部被公開(kāi)討論,而且還是馬云和蔡崇信這兩大靈魂人物定的調子,縱觀(guān)國內的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這也算是比較深刻的自省案例了。

    除了業(yè)務(wù)上的衰退,蔡崇信和馬云都不約而提到了阿里在內部管理上所存在的問(wèn)題,蔡崇信將這種問(wèn)題歸咎于大公司病和人性使然,馬云則認為阿里要從一個(gè)決策緩慢的組織重新回歸到效率至上、市場(chǎng)至上。

    如果說(shuō)阿里過(guò)去幾年在市場(chǎng)競爭上的失勢,有一部分原因還可以推脫于外部環(huán)境的劇烈變化,但是對于自身在組織管理上的低效,則把矛頭直接對準了以張勇為代表的高級管理者們。

    去年9月,張勇宣布辭去阿里云董事長(cháng)和CEO的職務(wù),以近乎于“裸退”的方式告別阿里,僅僅帶走了一個(gè)“功勛阿里人”的榮譽(yù)稱(chēng)號和10億美元的科技基金投資。

    在蔡崇信“送別”張勇的內部信中,主要肯定了張勇過(guò)去十幾年在阿里的幾大功績(jì),包括創(chuàng )造了雙11購物節、帶領(lǐng)天貓快速發(fā)展、實(shí)現阿里的無(wú)線(xiàn)化轉型以及幫助阿里成功進(jìn)軍全球。

    但是對于張勇?lián)伟⒗锒聲?huì )主席的這四年間,給予其的評價(jià)則僅僅是“帶領(lǐng)阿里穩住大盤(pán),渡過(guò)一個(gè)又一個(gè)難關(guān)?!?/span>

    誠然,沒(méi)能在全面執掌阿里之后繼續締造新的王朝神話(huà),張勇的表現顯然沒(méi)有達到馬云和蔡崇信的預期。

    尤其在過(guò)去幾年時(shí)間里,還放任拼多多快速崛起,在市值上甚至還完成了對于阿里的反超,電商業(yè)務(wù)也幾乎呈現出分庭抗禮的態(tài)勢。

    而在阿里內部,近幾年無(wú)論是網(wǎng)絡(luò )風(fēng)評還是員工士氣都下滑明顯,“阿里黑話(huà)”甚至一度成為了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的名梗,同時(shí)公司股價(jià)的縮水和業(yè)務(wù)的退坡,讓員工無(wú)論是在收入還是成就上都產(chǎn)生了巨大的挫敗感。

    這種情況下,張勇的“下課”已經(jīng)成了必然。

    阿里擦去張勇印記

    如果說(shuō)去年張勇卸下阿里一切職務(wù),標志著(zhù)其個(gè)人阿里時(shí)代的結束,那么過(guò)去大半年的阿里內部改革,則更加徹底抹去了張勇在阿里的大部分印記。

    首先就是在組織架構方面,吳泳銘在接任阿里CEO之后,力推領(lǐng)導隊伍的年輕化,大批85后的阿里中生代開(kāi)始擔任一把手職務(wù)。

    去年12月,吳泳銘兼任淘天集團CEO之后的第一把火就燒向了管理團隊,其一口氣提拔了6名年輕管理者分別帶領(lǐng)淘天集團各關(guān)鍵業(yè)務(wù),并直接向吳泳銘匯報。

    在淘天集團內部,吳泳銘更是提出要求,要“正視現狀,重新創(chuàng )業(yè)”。

    與此同時(shí),不少經(jīng)歷了馬云和張勇時(shí)代的阿里老人,也主動(dòng)交出了手中的權杖。

    今年3月,加入阿里十年的俞永福卸任餓了么、高德兩大業(yè)務(wù)的管理職務(wù),轉型為投資人繼續為阿里提供支持。隨后不久,一手打造出盒馬鮮生的侯毅也宣布退休并卸任盒馬CEO職務(wù),未來(lái)將以盒馬首席榮譽(yù)顧問(wèn)的身份為公司提供指導。

    人員的密集調整之下,張勇在任CEO末期力推的分拆上市計劃也遭到了全盤(pán)廢止。

    去年3月,張勇發(fā)布內部信宣布,阿里將啟動(dòng)構建“1+6+N”的組織結構,實(shí)行各業(yè)務(wù)集團和業(yè)務(wù)公司董事會(huì )領(lǐng)導下的CEO負責制,對各自經(jīng)營(yíng)結果負總責。

    這項重大改革最為吸引眼球的地方,就在于未來(lái)阿里旗下具備條件的業(yè)務(wù)集團和公司,都將有獨立融資和上市的可能性。

    這一改革計劃出爐后,由張勇親自?huà)鞄浀陌⒗镌浦悄芗瘓F率先宣布啟動(dòng)分拆上市,并將引入外部戰略投資者。

    張勇認為,上市不僅是上市本身,也是獨立面對市場(chǎng)的更高要求。

    張勇希望阿里未來(lái)能夠出來(lái)若干個(gè)上市公司,而若干家上市公司下面經(jīng)過(guò)幾年又能夠再生兒育女,分出來(lái)更多上市公司。這樣,阿里的業(yè)務(wù)才算走向繁榮,才能解決一代又一代的員工“為誰(shuí)而戰”的問(wèn)題。

    但僅僅過(guò)了一年,阿里旗下各業(yè)務(wù)集團的分拆上市計劃便被先后叫停。去年11月,阿里在發(fā)布季度財報時(shí)表示,鑒于多方面不確定性因素,不再推進(jìn)云智能集團的完全分拆。與此同時(shí),盒馬的首次公開(kāi)募股計劃也已暫停。

    今年3月,阿里又發(fā)布公告稱(chēng),為更好加強與阿里電商業(yè)務(wù)協(xié)同,以及繼續支持菜鳥(niǎo)擴大全球物流網(wǎng)絡(luò )投入,決定撤回菜鳥(niǎo)的上市申請。

    阿里急需找回士氣

    站在商業(yè)視角,蔡崇信和馬云在近期的發(fā)聲,更多的是糾偏,而并非是對于阿里張勇時(shí)代的批判。

    畢竟對于眼下的阿里來(lái)說(shuō),主旋律是重新聚焦電商主業(yè),馬云提出要“回歸淘寶、回歸用戶(hù)、回歸互聯(lián)網(wǎng)”,再過(guò)多糾結于過(guò)去已經(jīng)沒(méi)有多少現實(shí)意義。

    但如果從人情世故的角度出發(fā),想要重新喚醒阿里員工的士氣和勝負欲,又不得不找出那么幾個(gè)背鍋俠。

    正如蔡崇信所說(shuō),阿里在過(guò)去三年里士氣低落。而這種情緒上的壓抑可能來(lái)自于多個(gè)方面,從價(jià)值回報角度出發(fā),大廠(chǎng)員工過(guò)去一直追求的財富自由夢(mèng),隨著(zhù)螞蟻上市被叫停,阿里股價(jià)大幅腰斬,已經(jīng)被無(wú)情擊碎。

    今年3月,因為不滿(mǎn)阿里承諾的期權長(cháng)期未兌現,部分阿里員工聚集在西溪園區門(mén)口現場(chǎng)維權,在現場(chǎng),甚至有員工喊出了“討薪”的口號。

    在社會(huì )認同層面,過(guò)去幾年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普遍遭遇寒冬,阿里出身的員工也漸漸褪去光環(huán),加上“阿里黑話(huà)”、“職場(chǎng)PUA”、“加班文化”等負面新聞的渲染,也更使得員工的心態(tài)容易出現波動(dòng)。

    士氣這種東西,似乎看不見(jiàn)摸不著(zhù),但對于一個(gè)想要“重新創(chuàng )業(yè)”的公司來(lái)說(shuō),又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東西。

    對于馬云和蔡崇信來(lái)說(shuō),從湖畔花園一路走到今天,他們勢必會(huì )更加了解員工士氣對于業(yè)務(wù)上的幫助會(huì )有多大。

    去年11月,馬云罕見(jiàn)地現身內網(wǎng),安慰因目睹拼多多市值飆升而“此刻難眠”的阿里員工,并用一句“阿里會(huì )變,阿里會(huì )改”安撫了眾多阿里人失落的情緒。

    阿里如何變,阿里如何改,自然就要從推翻過(guò)去開(kāi)始,而張勇時(shí)代所留下的那些問(wèn)題,自然就成為了被率先開(kāi)刀的對象。

    但坦白而言,這些問(wèn)題絕不是張勇治下的新病,而是阿里過(guò)去二十多年一直未曾重視的積弊。在過(guò)去幾年外部環(huán)境的刺激下,這些積弊最終集中爆發(fā),成為了扎入腳掌心的一顆刺,讓大象難以轉身的一根針。

    作為執掌阿里這艘大船四年之久的舵手,張勇也確實(shí)應該為此負責,但在更為宏大的敘事背景下,張勇需要承擔的責任要比實(shí)際更多。

    隨著(zhù)蔡崇信和吳泳銘正在一點(diǎn)點(diǎn)剝下張勇時(shí)代的阿里印記,這位阿里歷史上第一位“功勛阿里人”到底功過(guò)幾何,相信阿里人自己會(huì )有個(gè)公允的評價(jià)。

    阿里 張勇 改革
    評論
    還可輸入300個(gè)字
    400-858-9000
    免費服務(wù)熱線(xiàn)
    kefu@trjcn.com
    郵箱
    09:00--20:00
    服務(wù)時(shí)間
    18658148790
    投訴電話(huà)
    投融界App下載
    官方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massiveresultsprotocol.com) 版權所有 | ICP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浙B2-20190547 | 浙ICP備10204252號-1 | 浙公網(wǎng)安備33010602000759號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西溪路698號15號樓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權所有 | 用戶(hù)協(xié)議 | 隱私條款 | 用戶(hù)權限
    應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聯(lián)盟
    在線(xiàn)客服
    手機APP
    微信訂閱
    一级一片免费观看,97碰碰人妻无码视频免费,日本欧美一级二级三级不卡,精品一区二区无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