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70 巨虧之下的微盟,未來路在何方?
  • <ruby id="oioqc"><table id="oioqc"></table></ruby>

  • <label id="oioqc"><pre id="oioqc"><menu id="oioqc"></menu></pre></label>
    <dd id="oioqc"></dd>
  • <samp id="oioqc"></samp>
    服務熱線:400-858-9000 咨詢/投訴熱線:18658148790
    國內專業的一站式創業服務平臺
    巨虧之下的微盟,未來路在何方?
    于見專欄 ·

    虞爾湖

    04/07
    在互聯網行業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后,這個曾經的行業翹楚,能夠用其“最后的倔強”,為行業的發展帶來新的希望,為微盟集團的未來,點亮一束希望之光。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于見專欄”(ID:yujianzhuanlan),作者:虞爾湖,投融界經授權發布。

    2024年初,被稱為中國“新經濟SaaS第一股”的微盟集團發布了一項潛在業務重組計劃,擬將Weimob Inc.(以下簡稱“微盟”)之全資附屬公司上海微盟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目標公司”)約50%以上的股權進行轉讓,并擬通過該次潛在交易尋求目標公司在境內資本市場實現部分或整體上市。

    出人意料的是,次日微盟集團的股價出現下滑,降幅達11%以上。因此,僅5天后,微盟便以收到股東就潛在交易提出的一系列建設性反饋意見為由,緊急終止了這一計劃。該計劃的擱淺,也引發了業內人士對微盟的高度關注。

    據了解,10年前背靠騰訊,以SaaS模式崛起的微盟,也曾是投資者眼中的“香餑餑”,上市后的股價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上漲,并于2021年2月漲至33.5港元/股的高位。不過,如今微盟的股價早已跌破發行價。截至4月2日,其收盤價甚至僅為1.6港元。

    微盟“不堪”的股價背后,是其近年以來的業績表現不佳。據Wind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2年,微盟凈虧損分別為11.57億元、7.83億元和18.29億元,加上2023年的-7.58億元。這也意味著,微盟過去四年共計凈虧損約45.27億元。

    那么,這個曾經在SaaS市場、二級資本市場十分“得意”的玩家,為何如今依然沒有走出虧損的泥潭,甚至在新的數字化、智能化時代,倍感增長壓力?

    1

    虧損收窄,但盈利仍遙遙無期

    前不久,微盟集團發布的2023年財報數據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共實現總收入22.28億元,同比增長21.1%;經營虧損為6.04億元,同比收窄67.3%;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虧損7.58億元,調整后的凈虧損為3.9億元。

    盡管微盟虧損在收窄,但是按照其營收水平,微盟虧損數億,依然是個天文數字。要知道,10年前的微盟面臨的市場環境,可是另一番風景。彼時,微盟作為電商SaaS,背靠騰訊微信生態,也是很多傳統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的重要合作伙伴。

    不過,對于電商SaaS行業而言,客戶數量、客戶留存率等均是衡量公司經營狀況的關鍵指標,不過微盟如今的客戶數量增長、留存率的提升等也難以持續。

    究其原因,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成熟,過去微盟的SaaS模式,已不再是商家“觸網”“上線”的唯一選擇。無論是微信基于小程序、視頻號等自身電商生態的不斷完善,還是其他電商SaaS與之競爭,都讓過去“背靠大樹”的微盟,產品價值大打折扣、競爭力也越來越弱。

    據了解,基于微盟的SaaS模式,微盟的主要業務包括訂閱解決方案(SaaS軟件)和商家解決方案(TSO全鏈路營銷),而前者為細分行業提供產品服務,后者則是為商家提供高效運營的服務。但是,在全新的互聯網時代,微盟在該兩方面的業務優勢,都打了折扣。

    正如微盟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孫濤勇此前所言:“2015年我們一年內分別完成了B輪、C輪融資,總計超7億元,但由于SaaS的變現能?受到挑戰,又逐步進?寒冬期?!?/span>

    據孫濤勇介紹,在依托SaaS變現的道路難以拓寬之時,微盟也于2016年定下了非常重要的“SaaS+營銷”的發展策略。此后微盟的發展也是順風順水,不僅推出了智慧零售和智慧酒店等行業解決方案,而且All in小程序,將小程序作為所有產品交互的首選載體。

    在資本層面,微盟赴港上市時,其基石投資者包括上海雙創文化產業投資中心控股的上海文棠,萬達、騰訊、高燈科技聯合成立的丙晟科技和第三方支付服務提供商匯付天下,陣容豪華。

    不過,讓微盟發展壯大的騰訊,也讓其困在了基于微信生態的“小程序”里。而其困境在于,騰訊的商業生態在逐漸完善,留給微盟的發展空間越來越狹窄。與此同時,隨著騰訊、阿里、抖音等平臺的互通互聯,越來越開放的微信,也讓微盟過去在微信生態一家獨大的優勢變成了劣勢。

    由此也導致了,微盟集團在“跌跌撞撞”的發展過程中,一直沒有實現正向盈利。甚至如今看來,依然有些遙遙無期。

    2

    節衣縮食只是權宜之計,降本增效恐難一勞永逸

    眾所周知,一家企業想要提升其盈利能力,實現凈利潤規?;?,只能“開源節流”。而微盟的困境在于,由于其發展一直依托微信生態,所以開源層面高度受限。

    而事實證明,近年微盟的付費商戶數量出現同比下滑,其在SaaS業務方面的增長空間已所剩無幾。例如,據微盟最新財報數據顯示,其2023年的付費商戶數為96339.同比下降3.3%。唯一的亮點是,每用戶的平均收入增長8%至14007元。

    微盟付費商戶數的下滑,原因非常明顯。隨著直播電商等平臺逐漸走向成熟,電商SaaS的模式早已進入了“寒冬”季節,因此微盟唯有自救才能找到出路。對此,微盟也提出了深耕大客、持續布局AI+SaaS,完善數字商業基礎設施。

    對于過于依賴微信生態所帶來的發展問題,微盟也試圖通過多平臺布局,來尋找更多商業化的可能性。

    例如,微盟也在快手、小紅書等平臺拓展商業空間,通過“開源”來獲取更多業績增長路徑。只是,相比微盟對微信生態“輕車熟路”,其如何打造基于快手、小紅書平臺的商業化產品、營銷類服務,也是巨大的挑戰,畢竟,這些平臺都各有自己的一套生態,而且運營規則也如同微信,十分多變。

    因此,對于微盟而言,業務開源同樣充滿風險。該部分并不算成熟的業務所創造的營收,能否支撐公司的長遠發展,也是一個問號。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微盟也曾試圖通過節衣縮食,來降低公司的運營成本、提升公司內部運營的效率。

    例如,在員工數量方面,2023年上半年末相比2022年上半年末,其員工數量從近7000名縮減至5700多名。其中,銷售及營銷人員縮減近200人、研發人員更是大幅縮減近400人。

    節衣縮食的效果也是顯著的。據其財報數據顯示,微盟的研發開支由截至2022年上半年的4.7億元減少32%至截至2023年上半年的3.19億元,根本原因也是其研發平均員工人數下降。

    盡管組織優化、人員裁減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小微盟的成本壓力,讓其離盈利更近一步,但是終究是一個短期發展策略,對于微盟的長期發展而言,依然只是一個“熬”字。

    正如業內人士消極地表示,從SaaS整個行業來看,行業進入寒冬已是事實,反彈的機會不大。而微盟只要還處于該賽道,其危機恐怕就不會解除。

    3

    商業模式之殤難除,微盟的商業化之困

    2022年初,經過疫情“洗禮”并陷入裁員迷霧的有贊,發布了2021年度財報。彼時,由于公司人員數量增加、人力成本上升,公司在銷售成本同比下降16.4%的同時,年度虧損同比擴大503.5%,讓業界為之震驚。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有贊自2018年借殼上市以來第四年虧損。

    有贊難以盈利的事實,也讓人們看到了電商SaaS平臺的窘境,尤其是在商業模式與盈利能力方面,微盟也幾乎陷入了與有贊相同的困境。

    據觀察,有贊與微盟雖然同處電商SaaS賽道,但是商業模式卻有本質上的不同。前者主要定位是做一款中小微商家開店的“工具”。而后者則不僅提供工具,還提供平臺流量與運營服務。雖然看起來微盟的商業模式更有想象力。

    因為中小商家缺的,根本不是工具,而是缺少甚至沒有自家的私域流量。而在這種需求邏輯下,基于小程序的SaaS工具,也只能是在中小商家擁有自己的私域流量后,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因此,當有些消費者購買了有贊、微盟等平臺動輒上萬元的會員服務,開通了小程序商城后,直呼上當,甚至表示:“幾萬塊買了個平臺,什么用也沒有?!?/span>

    實際上,有贊在早年就發現了僅靠SaaS工具變現空間有限,因此也將其平臺的服務從免費使用其開店工具,升級為付費會員服務,從而篩選精準客戶,提升客戶活躍度與續費率。而微盟則是通過商家解決方案等服務來彌補該部分的空白,讓其提供的解決方案真正能滿足用戶需求。

    只是,即使如此,時至2023年,微盟的訂閱解決方案收入依然是微盟的主營業務,占總營收比約為60%。而以營銷服務為主的商家解決方案部分,依然沒有為微盟帶來多大的增長空間。

    在其兩大核心業務的增長都十分有限之時,微盟也曾嘗試借AI、短劇等熱門概念,進一步豐富其商業生態,提升其商業化能力。

    實際上,過去一年多來,“AI+SaaS”概念被數次提及,對于失速后的SaaS市場而言,也如同久旱逢甘霖。但是風口概念很容易轉瞬即逝,微盟能夠抓住這樣的機遇,也尚未可知。

    4

    結語

    作為背靠騰訊的SaaS概念股,微盟上市之初,確實獲得了不少投資者的青睞。不過,如今微盟不足2港元的股價,卻足以證明,微盟早已在資本市場“失勢”,甚至可謂有些失意。

    綜合來看,微盟從2019年上市時的高光時刻邁向被投資者紛紛“拋棄”的至暗時刻,只是經過了短短5年左右的時間。這五年時間,電商SaaS的市場可謂大勢已去,而微盟也未能在二級資本市場證明其盈利模式可以成立,以及其具有規?;哪芰?。

    我們期待,在互聯網行業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后,這個曾經的行業翹楚,能夠用其“最后的倔強”,為行業的發展帶來新的希望,為微盟集團的未來,點亮一束希望之光。

    微盟 電商SaaS 資本市場
    評論
    還可輸入300個字
    400-858-9000
    免費服務熱線
    kefu@trjcn.com
    郵箱
    09:00--20:00
    服務時間
    18658148790
    投訴電話
    投融界App下載
    官方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massiveresultsprotocol.com) 版權所有 | ICP經營許可證:浙B2-20190547 | 浙ICP備10204252號-1 | 浙公網安備33010602000759號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西溪路698號15號樓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權所有 | 用戶協議 | 隱私條款 | 用戶權限
    應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聯盟
    在線客服
    手機APP
    微信訂閱
    一级一片免费观看,97碰碰人妻无码视频免费,日本欧美一级二级三级不卡,精品一区二区无码免费